最新一期The New Yorker的封面,讓我想到「被雨困住的城市」這首歌,若有似無,似無還有,灰矇中只有幾點闌珊,有股淡淡的愁緒穿透螢幕而來。

愛死了。